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回新闻区

小哥到达新加坡章宜机场为2004演唱会做宣传

04月24日 小妹报导


时间一分分逼近,在抵境厅等候的30多位小哥迷各个切切张望。7点04分飞机降落,7点10分小哥就推着行李车出现了,身旁依然是经纪人奚宜。小哥穿着黑色短袖的马球T恤(即Polo T-shirt) 和牛仔裤,带着一副银边眼镜。这次小哥来新,显然比上次清瘦多了而且还添加了几分阳光,类似“凯旋”MTV里的样子。在23号输送带领行李后,便应在一边等候的空姐儿的要求和照,便往22号门快步走出。

一大票等候的歌迷这时蜂拥而上急着和小哥握手、问安、拍照。虽然承办演场会单位屡次举手示意不能拍照,但闪光灯还是不停闪。途中还发生了小插曲,随行的工作人员就差点与一位男歌迷起口角。但亲切随和的小哥依然在歌迷的拥簇下,忙着打招呼寒暄,完全没觉察到,还多次配合呼叫对着相机镜头让歌迷拍特写。我挤到小哥跟前握手和掏出巧克力送他,小哥说怎好意思,奚宜立即认出我,小哥也口随着她说“喔,是小妹”。

在一阵兵荒马乱后,大家总算搞懂不准拍照的游戏规则。细心的奚宜以不要阻挡走道为由,把小哥拉离出口处,歌迷又团团围着要小哥签名。小哥接过歌迷的一支蓝色墨水笔,签没几个就没墨了。小哥呼叫奚宜拿支金色的墨笔来,工作人员看到我手上的黑墨笔就借用递给小哥,小哥又埋头忙碌的签起名来。我挤到小哥旁看了一会儿,问他“小哥您养的鸡都还在吗?”(想到鸡是因为晚餐还没吃,肚子饿) 。小哥一边签一边苦笑说日前母的那只翘了,我心想小哥回台湾会帮存活的公鸡续弦吧。


又一会,一位歌迷要求小哥签在一个貌似手机盒子的小饰物。突然觉得手机是最随身携带的贴身物,我就拿出刚买、有Anne送的“一剪梅”铃声的新手机请小哥签名。小哥楞了一下,就在手机背面写了“费玉清”。他还签了我的“一生的朋友”CD 册子,我告诉他这是他最最经典之作。

7点25分,奚宜帮小哥的“签名会”作了个完结,因为有人在等他开会和上电台节目,非得走了。在众人的再见声中和工作人员的拥簇下,小哥又转身和歌迷握手,然后快步踏出机场。我目送他们远去,忽然觉得其实奚宜好漂亮耶。

小哥其实记忆力非常好,他竟然可以记得歌迷的名字与面孔,其中Jennie 就很兴奋的说小哥一见到她就叫她的名字,让她乐开了怀。

我跟大家道别后,又赶忙回到公司去。手上紧紧握着公事包外,还有小哥签名手机。


期待这次小哥的宣传行程。

小哥与经纪人奚宜步出机场,立刻受到歌迷们的欢迎,小哥还当场帮歌迷签名。见到接机的歌迷,小哥拿下眼镜亲切地问侯歌迷们。